曜雨‧燦櫻

關於部落格
生,依戀著,永垂亙古的武士道,吟詠絢爛之頌曲,伴你向前
  • 232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關】出招(初朝)

  深夜,從初風恢復成季洛初,檢視過身上沒有會引起懷疑的傷口,我推門而入,回到了三天不見的家。

  一看洛倫的房間仍舊點著大燈,我推門而入。

  「喔,哥你回來了。」洛倫只抬頭看我一眼,便又繼續埋頭看著他的雜誌。

  這小子,看到忙了三天無法回家的哥哥,都不會出言關心一下嗎?

  「洛倫,都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覺?」

  「拜託,哥,現在哪有年輕人是在十二點半前上床睡覺的?」洛倫翻了白眼,口氣很不耐煩。

  聽到這話,我忍不住想反駁了,「誰說沒有,阿夜可是晚上十點睡覺早上五點起床的好青年。」說完我才突然意識到,其實阿夜真正從晚上十點睡到早上五點的日子應該也不多。

  「阿夜,他真得晚上十點就睡覺啊?」我很滿意地看著洛倫那不敢置信的神色。

  「所以洛倫你也趕快去睡……」想趁機催他去睡,卻被他給打斷了。

  「哥你不也還沒睡?」他小小聲地抱怨,我正要反駁時,洛倫卻給我轉移了話題,「不過真沒想到阿夜居然是日皇的弟弟。」

  「嗯,對啊……」不難理解洛倫的驚訝,想當初我知道這事時也是震驚的下巴都快掉下去了。

  「這麼可愛的阿夜居然有那麼冷血的哥哥。」洛倫邊看雜誌邊感嘆,我好奇地一翻,整本幾乎都是跟這件事有關的報導,阿夜神色慌張地抱著茫然日皇的照片榮登了這期的封面,裡頭的照片也幾乎都是那天在太陽聯盟特別對應室裡由監視器所拍到的短短畫面。

  我約略翻了一下雜誌,阿夜的身分果然是大頭條,整本除了那些照片外,還有一堆關於日家兄弟身世的猜測。

  「不過沒想到那個不管對誰都很冷酷的日皇,居然會這麼保護弟弟。」洛倫指了篇報導給我看,那是日皇親筆所寫的聲明稿。  

  裡頭大致是簡單詳述一下日皇和阿夜的身世(當然這應該是假的,以阿夜的身體構造來說,他的身世絕沒這麼簡單),並宣明希望大家不要將焦點放在阿夜身上,日皇希望阿夜能過他想過的生活,任何有關太陽聯盟的事業與問題阿夜都不會插手,所以希望大家別太打擾他,大約都是這種希望能給阿夜平靜生活的發言,末了則說阿夜身邊的保全人員和日皇本人是一樣多的,並狠狠地威脅世人不准對阿夜出手,否則他會令那些人永世不得翻身。在聲明最後則有艾勒西代理族長的簽章,代表誰要是敢動阿夜,誰就是與全世界為敵。

  「為什麼管家世家會跟著簽署日皇的聲明稿?」洛倫感到不解。

  「在日皇或阿夜的身邊有艾勒西的管家吧。」我隨便敷衍過去,艾勒西會簽聲名當然是那個族長控的代理族長不希望族長受打擾。

  「也就是說阿夜的管家不只朝索哥囉?」聽到洛倫提到朝索的名字,腦中倏地浮現那溫柔的笑臉,一時之間恍了神。

  「哥、哥?」

  「啊?」洛倫叫了好多聲我才回過神來。

  「哥,我問你,阿夜身邊真得有很多保鑣嘛?」

  「應該有吧,不過平常是看不到他們的。」洛倫這小子真得有夠好奇,事實上日皇在阿夜的身分曝光後真的有想增派保鑣保護阿夜,但在阿夜的堅持和眼淚攻勢下,日皇只好放棄,但日皇私底下讓他的秘書傳話給我們,要我們這些在阿夜身邊的人都要保護阿夜,連掃廁所的阿婆都要戰鬥(雖然我很疑惑阿夜家有掃廁所的阿婆嗎?)

  一瞥洛倫,看他好像還有很多疑問的樣子,我輕敲了他的頭,擺出兄長的威嚴,要他趕快去睡,在我叨念了很多次後,洛倫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關燈睡覺。

  退出房間,我仔細端詳著這本雜誌,並沒有看到我和孤蝶的緋聞,想來是阿夜的事太過震撼了,讓他們沒空報導我。

  這樣也好,每次看到報紙雜誌在傳我和孤蝶怎樣怎樣的時候都讓我很困擾。

  不曉得『他』是否也會看這種雜誌?

  自嘲地笑了笑,就算他看了也不會有特別的感覺吧?因為他啊,呆的程度幾乎和阿夜一樣了。

  朝索‧安德烈斯,打第一眼見到他,就一直有種莫名的情緒。即使我的鏡頭總是對著阿夜,但我的目光卻總是被他所吸引。

  初次見面,他嘴角邊的淡淡微笑便已吸引我。

  若說阿夜是天使,朝索便是天使的羽翼,他靜靜的而不起眼,卻總是默默地設想好一切、並做好準備。在天使飛翔時,他竭盡全力發揮效用;在天使用雙腳走路時,他立在天使身後,無怨無悔地守護天使。

  他是個在乎別人比在乎自己還重的人。

  他的氣質很獨特,只要凝視他湖水綠的溫柔雙眸,心情便能不由自主地平靜下來。

  我想用我的相機捕捉他的身影,但是不行。

  我曾為此失望很久。但其實,相機無法留下他的身影又如何呢?重要的是,他仍可以邁步走在太陽下。

  朝索是吸血鬼,但卻一點也不像吸血鬼,有次經過菜市場,我看到他居然在跟攤販殺價,當下我是滿臉錯愕,但不久便大笑了起來,好險沒讓他看到這樣的我。

  他一直給人溫和的形象,我從沒想過他居然有著那樣的過去。

  那次看著他渾身浴血的樣子我也慌了,有時我真氣自己的能力不如阿夜,我只能連兩次都眼睜睜地看著他在我面前昏倒。

  這次他昏倒後,我曾想去探望他,卻又不曉得該找什麼藉口,只能每次見到阿夜時,狀似無意地問著他。還好今天阿夜跟我說,他前幾天已經醒過來了。

  我鬆了口氣,希望接下來朝索就能陪阿夜來拍廣告了,這陣子都是樂音陪阿夜來,樂音是個大美女,但別看外面報紙都說我風度翩翩,其實我最不會應付那種熱情的美女了,不過我挺感謝她支持初風的。

  看了下時間,已經兩點多了,明天八點又要進行拍攝工作,得快點睡了,希望半夜不要又有突發事件了。

**

  隔天早上七點多我被吵個不停的鬧鐘給叫醒了,感覺就是剛睡下去就起床的樣子,好像幾乎沒睡到。

  我的神智在到達工作室喝了咖啡後才整個清醒過來,熟悉的味道,是朝索所泡得咖啡。我上下打量著他,看到他的神色一如往常,這才放下心來。

  「你的身體好了?沒問題了吧?」看到他有些好奇的目光,我裝做隨意般地問起這問題。

  「只是太累了,沒什麼問題的。」直視著他輕揚起的嘴角,有如沐浴在春風中。

  「那太好了!」我發自內心,由衷地說著。接著,我靠近他身邊小聲地說:「對了,以後咖啡可以更濃更甜一點嗎?」咖啡不夠濃我就醒不過來,不過太苦我又喝不下去。

  「好的,沒問題。」他的笑容,總能讓人感到安心,也許這就是我為他著迷的原因吧?

  說完這些,拍攝也要正式開始了。

  前陣子朝索還沒醒來時,阿夜的拍攝情況並不理想,今天朝索陪他一起來後,阿夜就恢復到往常的水準,甚至比之前更好。

  原本預計要拍整天的,卻在中午時就完成拍攝了。

  吃過飯後,和阿夜一起商量著下一個拍攝的案子,其中有個案子很不錯,不過是動態的,但一直拍攝靜態廣告的阿夜卻顯得很有興趣。

  因為是動態廣告,所以自然要有音樂,但我和阿大找了好一陣子,卻找不到適合的音樂。

  阿夜低垂著頭看起來很失望,他的失望總是讓人感到不忍,就在我苦思解決方法時,朝索提議了。

  「如果直接以鋼琴聲配樂呢?我剛好知道一首很適合這廣告的曲子。」

  阿夜眼睛一亮,直點頭,而我則有些驚訝地問著他:「你會彈鋼琴?」

  「稍微會一點。」他謙虛地回答著。

  但工作室裡並沒有鋼琴,於是我們最後決定將布景搬到阿夜家裡去拍攝。一同坐上阿大的箱型車,看著阿大的速度始終維持在速限內,朝索明顯鬆了一口氣,是因為他經常需要被迫飆車的關係嗎?

  對於朝索的事情、以及他細小的表情變化,我可是很在乎的。

  我並不是第一次去阿夜家,但這次去的感覺和上次有些不一樣,周圍好像太安靜了些。

  「我哥將方圓一公里內的所有房子都買下來了。」看出我的疑惑,阿夜有些苦惱地解釋。

  再次體認到日皇果然是個行事誇張的傢伙!唉,有錢人的世界果然不是我們能理解的。不過這也是為了阿夜的安全吧?畢竟身分曝光後,阿夜的危險跟著提高上百倍,但為何日皇就是不懂阿夜絕對有能力可以自保呢?只能說日皇是全天下最傻的哥哥吧。

  在我們準備佈景的同時,朝索也先試著彈琴,我這是第一次看到他彈琴,他的琴聲很柔軟,彷彿整個人都陷入棉花裡一般,讓我頻頻走神,阿大叫了我好幾次才回過神來。

  正式拍攝時,我的注意力也幾乎都在朝索上,他彈鋼琴的樣子很溫柔很認真,會讓人想一直注視他,想當然,拍攝過程頻頻出錯。

  「洛初哥,沒事吧,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我幫忙巡邏西區?」阿夜很體貼地問著,阿夜果然是個好孩子啊,但感動歸感動,我還是拒絕了。

  「阿夜謝謝你,但我沒關係的,阿夜你在東區要過來太不方便了。」實際上要是這事被日皇知道的話我不被他捏死才怪。

  於是阿夜主動提議要休息,然而就在休息的時候,我看到朝索很溫柔地看著一張照片,湊近一看,是沙蒂娜。

  心,突然感到一陣嚴重的失落,縱然她的容顏已老;縱然她已逝世,她都一直在朝索心中。一個深愛過朝索的勇敢女人。

  其實說真的我很羨慕沙蒂娜,她是朝索的表妹,卻毫不猶豫地追求他,即使被朝索拒絕,依舊勇敢而堅毅,她留下的東西依舊是將朝索放在第一位而設置的。

  一想到朝索對她的心意,我感到一陣心痛,就像沙蒂娜即使結婚都沒有忘記朝索,朝索現在是否也深愛著她呢?

  跟他們比起來,只敢把這份感情放在心底的我真得很懦弱,幾次想表達,卻總是話到嘴邊就說不出口。

  我欠缺著他們所擁有的勇敢。

  之後我努力將精神集中在拍攝上,在極度鬱悶的情況下總算是熬過了這次拍攝。

  接著幾天我的思緒都陷入死胡同裡,以前總想把這份感情藏在心底就好,可是看到朝索彈琴後我的那份堅持就動搖了,我知道朝索曾愛過沙蒂娜,也許現在仍愛著,這樣想著的我感到有些心慌,讓我突然想把我的心情告訴他。可還是會感到一絲怯怕,怕那溫柔的雙眼會被我嚇的失去光彩。

  猶豫不決的我直到幾天後才正式下了決定。

  那天是難得沒有拍攝進度的日子,不過因為西區有事情發生,所以我一大早就去解決事件。回程順便巡邏一圈,卻意外地看到了朝索在買菜。

  買菜就算了,朝索似乎被旁邊一家新開的魚市給吸引了注意力,魚市是沒問題,但重點是賣魚的人,不,那並不是人,而是一種名為飲血族的種族,和吸血鬼吸人類的血維生不同,飲血族是喝吸血鬼之血的少數種族,外表與人類十分相似,不仔細辨別是看不出來的。

  我立即衝了過去,拉住朝索就跑,朝索顯然不明所以,他的目光還一直停留在那留在攤販的魚上。

  「洛初先生,出了什麼事嗎?」遠離魚攤後,朝索疑惑不解地看著我,我便停下腳步和他解釋。

  「飲血族我是知道的,但剛剛那個人沒有惡意啊。」他的回答讓我哭笑不得,他果然和阿夜一樣都是天然呆!

  「就算沒有惡意也不能忽視啊!畢竟他是靠你們的血維生的!」我沒好氣地回答。

  此時,背後響起的聲音嚇了我一大跳。「不好意思,這是你剛剛忘了的魚。」飲血族的人一臉匆忙地追了過來,我警戒地望向他。
  
  「這位先生,我想你可能誤會了。」似乎聽到我們剛才的對話,也感受到我的敵意,他有些困擾地搔搔頭,「我的確是飲血族的人,我們也『曾經』只靠吸吸血鬼的血維生,但現在的世界吸血鬼實在太少,要是只靠吸血鬼的血維生,我們一族大概也存活不下去,所以我們現在有別的獵食手段。」見我一臉好奇,他又補充。「就是吃魚血。」一旁的朝索跟著微笑點頭,這樣的結論讓我有點難為情,一時不曉得該怎麼辦。

  就在我手足無措的時候,朝索似乎跟那人說了些什麼,接過五條新鮮的大魚後,那人便又匆匆地回到攤販去了。

  「洛初先生,謝謝你。」那人走後,朝索轉過頭向我道謝,那瞬間,盤據在我心底的迷霧被撥開了。

  「朝索。」我一頓,堅定地開口。「我很喜歡你。」我已經無法忍受只將心意藏在心底,不管他能不能接受,我都要說。

  「啊?」他略微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相信,隨後像想通什麼似的,他輕輕地笑了。「我也很喜歡洛初先生。」

  「不,我的喜歡不是這樣。」看到他的笑容我就明白,他的喜歡和我的喜歡是不一樣的,於是心一橫,我吻上了他的唇。

  感受到他細微的顫抖,但他沒有掙脫,我卻沒有感到開心的情緒,他果然還是嚇傻了吧?

  但我不後悔這麼做。

  「朝索,我對你的喜歡是這種感覺,是像沙蒂娜對你的感覺。」很不甘心的,我得提到沙蒂娜,因為我知道除非這麼說不然朝索是不會明白的,就某方面來說他比阿夜還遲鈍。

  聽到我的話後,朝索明顯呆住了,他沒有逃也沒有破口大罵,也許良好的管家教育讓他不會那麼做,他只是靜靜地站在那。

  良久的沉默,令我心慌。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緩緩開口:「我、我不曉的自己對洛初先生是什麼感覺,但是我……我不曉得該怎麼說,能給我一點時間嗎?」

  該說不意外的答案嗎,我有點無奈,可是我也不好勉強他。

  況且我此刻是希望聽到什麼答案呢?當然是他也對我有感覺吧,但這太突兀且讓人不敢奢求。
  
  「但是,我並不討厭洛初先生喔。」也許是看我眉頭緊皺,朝索又說,他的笑容沐浴在早晨的陽光下,溫暖而照耀進我的心裡。

  講了之後心情突然舒服不少,沒有明確回答又如何,至少,他還會對我露出他的笑容。他的笑容不可能永遠屬於我,但只要我還能看到他的笑容就夠了。

  當然,我也小小期待,有天他可以為我而笑。


*完

後記:我終於寫完這篇了,這篇大概寫了三個月,終於寫完了,算算我說要寫點文是去年二月的事了,現在還剩兩篇沒寫QQ
雖然這篇只有五千字,卻絞盡我的腦汁啊,然後崩角崩很大,結尾也很怪異,我已經做好被阿嘉追打的準備了(毆)其實這篇隱藏了我很多私心,明明是講初朝,我卻常常提到阿夜(blush)一開始幾乎都是講阿夜身分曝光後的事,我實在很好奇阿炎會怎麼處理,所以有多放這些私心(毆)寫著發現好像偏題了,趕緊拉回來(欸)不過寫一寫我想寫阿炎灌票記啊,阿夜怎麼能輸給什麼什麼神父呢!抱歉,好像又離題了,趕快拉回來XD其實寫一開始那段我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初風也是個弟控啊(欸)
總之,雖然是篇詭異的文,但還是在阿嘉閉關前趕了出來,希望阿嘉不嫌棄,然後先提前祝阿嘉生日快樂!阿嘉考試加油!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頑張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